全球主流新闻媒体
主页 > 环球财经 >
税改后 美国将亲手为中德日送上数十亿美元“大礼”
2017-12-05 16:16 来源:凤凰国际iMarkets 浏览:194
分享到: 更多

摘要:美国对经济的过度刺激将体现在贸易账户上,即贸易逆差增大。已实施货币宽松政策,经济稳定增长前提下,财政刺激方案并非良方。预计美元和美国金融市场将面临下行压力。与主要贸易伙伴的经济和政治摩擦将不可避免地日益加剧。

凤凰iMarkets编译自CNBC网站,减税与美国对外贸易间的关系非常简单:所得税负担减轻,增加了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将拉动个人消费、住宅投资,以及间接的商业资本支出——涉及的主要经济部门占了美国GDP 85%的份额。所有这些新产生的购买力将导致进口需求增加,同时美国国内市场的扩张也会缓解企业出口海外商品和服务的压力。

其结果是贸易平衡进一步打破:贸易顺差下降,或者最可能的是,贸易逆差增加。

这应该是上周五美国参议院通过减税计划后,大家可以预计到的情况。

因此不难想象,中国、日本和德国的出口商将非常期待从美国客户手中接过更多的贸易订单。

而这一切已经建立在三国与美国的“亲密”贸易关系上了。今年前9个月,这三个国家的对美贸易顺差已经达到了3720亿美元,这几乎占了美国贸易逆差的三分之二,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4%。

提高美国的出口贸易将是更好的刺激方案

今年剩下的时间里,美国的对外贸易数据将会变得更糟,因为在主要零售季,进口商品的销量还会有所上升。去年9月的数据显示,美国对中国、日本和德国的贸易逆差年度内增长6%,就是这一趋势的提前预演。

这是否意味着向我们的主要贸易伙伴提供数十亿美元的“大礼”,是特朗普总统宣称的“大规模丰厚减税”的意外后果?

这确是税改导致的结果,但绝非意料之外。因为肯定有人向总统解释过,一旦减税和异常宽松的信贷条件同时实施,将给美国数量巨大、不忍直视和破坏性的贸易赤字带来什么。

如果那样做,经济可能会亮红灯。税收政策的调整,对消除美国企业的竞争障碍,避免其为避税而将利润截留海外,是非常必要的。但在巨大的货币供给(即量化宽松)推动经济发展的前提下,超过其潜在的(即非通胀性增长)1.5%的增速的巨大财政刺激方案,将会完全背离初衷。"

Michael Ivanovitch说道:“可悲的是,整个事件看起来像是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前奏,或将使美国陷入长期的经济停滞和面临严重安全挑战。”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经历票数拉锯战才通过的税改计划显然是一枚定时炸弹,可能在2018年11月国会中期选举到来之前随时引爆,导致特朗普政府提前沦为摆设,共和党失去在国会的多数党权力。与此前一样,触发因素可能是极不稳定的通胀预期和公共部门借款需求的上涨;迫使美联储在市场强烈的加息期待中采取行动。而金融市场的震荡将引发负面市场情绪,并激起令人堪忧的政治行动。

上述预期已经在市场上讨论过一段时间了。我之前并不认同,因为我认为税改计划将(a)抑制外包,(b)刺激国内投资,(c)促使海外利润回流(因美国相对不公平的税收制度,很多企业为了避税将利润截留海外)。

特朗普应该发布有关贸易的推文

但我们现在看到的全面顺周期性减税政策是另一回事。这不仅是糟糕的经济学手段。可悲的是,整个事件看起来像是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前奏,或将使美国陷入长期的经济停滞和面临严重安全挑战。

我希望我完全错了。

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大量增加对外净负债额——最新统计数字为79300亿美元——既没能为美国公司在全球主要市场荡平道路,还不断容忍足以扼杀美国出口企业和进口竞争行业的贸易失衡。

这不是特朗普所承诺的。请记住,他曾保证要为降低贸易赤字,为美国出口商提供更自由的外国市场准入机会而奋斗。比起令美国无法招架的由税改带来的不稳定和赤字财政,特朗普之前的承诺无疑是更好、更可持续的经济刺激方案。但我们看到的并非如此。

以德国来说。德国贸易和工业协会(German trade and industry association)刚刚将今年的GDP增长预期从去年10月的1.8%上调至2.3%,原因是德国出口贸易的强劲表现。自大选后,德国一直没有产生新的正式政府,而目前的临时政府正在就寻找联合执政伙伴进行试探性磋商。但任何公开可获得的会谈报道都没有关于德国过度以邻为壑的贸易顺差的内容。

华盛顿对此毫无反应

中国方面,美国对于两国贸易之间接近3500亿到4000亿美元的(中国获得的)巨大顺差,态度颇为仁慈。这无疑是在朝鲜问题上,对中国进行贸易“让步”。

中国对此会抚掌大笑吧。他们不断告诉华盛顿方面,解决半岛地区危机的办法是美国撤出该地。或者温和一点说,停止针对朝鲜的大规模军事威慑,使金正恩政权重回谈判桌。最终,这些会谈的结果必定是美国在某种程度上撤出其势力,为半岛和解和最终统一让路。

北京方面也在告诉华盛顿,上述道理同样适用于中国南海争端以及亚洲其他地区的主权领土争议,即非该区域的国家(意味着美国)应该停止插手亚洲事务。

而刚过去的一周,我们听到的却是这样。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上周五表示“我们与中国关系密切”。与此同时,北京强烈谴责华盛顿发起的倾销诉讼,拖延审批中国在美投资,和拒绝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一事——这对北京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贸易问题。

这真的像是“牢不可破的关系”吗?

美国必须致力于在世贸组织的监管框架内减少对中国、日本和德国的贸易逆差。友好的外交关系会有所帮助,但贸易平衡并不是小事,与安全问题是完全不同、完全分开的领域。

关于投资的考虑

在空前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下,潜在经济增速(即非通胀性增长)达到1.5%以上后,普遍减税的财政刺激方案不仅没有必要,也不稳定。

美国国内需求的攀升将会引起对外贸易账户的变化,有利于对美保持贸易顺差的国家。作为事件的一体两面,不断增加的贸易逆差将继续增加美国的对外净外债,并加剧与主要贸易伙伴(如中国、日本和德国)的政治紧张关系。

防御性的投资态势将会到来。美国市场正面临日益增长的需求压力、不断增加的公共债务及预算赤字和疲弱的通胀预期,亟需美联储新任领导层来澄清维护物价稳定的相关政策。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HOT NEWS
图片新闻 pictures
?

环球新闻时讯 版权所有 企业邮箱:gnt@globalnewstimes.com 
Copyright@2015 Global News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