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流新闻媒体
主页 > 透视神州 > 港澳台 >
蔡英文、马英九、陈水扁,三角关系
2016-06-25 15:17 来源:环球新闻时讯 浏览:5575
分享到: 更多

1-160625150042540.jpg

1-160625150233604.jpg

1-160625150429251.jpg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于六月初邀请两位当年参与陈水扁家人利用纽约高级公寓洗钱的探员,还原洗钱手法,形容这是“教科书等级”的洗钱手法,利用四间离岸公司当买家,隐匿资产来源。上述消息在台湾媒体遭披露以后,无论是对刚上任的蔡英文,或者是刚卸任的马英九,都是五味杂陈的问题。

  依照台湾政治惯例,新上任的总统在五月二十日晚上会在一流旅馆举行“国宴”,邀请海内外嘉宾与会。绝对没想到,在五月二十日的一个礼拜前,陈水扁的儿子陈致中突然在脸书秀出陈水扁夫妇以“前任总统”身份受邀参加国宴的邀请函,消息见报以后,立即引来社会两极讨论,到底是谁发出了邀请函?以陈水扁“保外就医”身份,是否可以参加“国宴”这类型的政治活动?经过几日的交锋以后,蔡英文政府显然担忧陈水扁夫妇出席会失焦,予五月二十日的就职典礼留下一个负面印记,最后是陈致中主动表示,陈水扁夫妇不会参加“五二0国宴”。

  然而故事并未因此结束。百折不挠的“扁迷”见机不可失,人气可用,在六月初以“凯达格兰基金会”名义办一场募款餐会,名义是为陈水扁创办的基金会募款,实际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集聚人气,要求甫上任的蔡英文予陈水扁特赦。陈水扁甚至采取一贯的“擦边球”手法,当日专程从高雄北上台北参加餐会。但是问题又来了:陈水扁是“保外就医”身份,监狱已表示,如果参加“政治活动”,必须回监牢服刑;但是陈水扁的诊疗小组却又表示,陈水扁参加餐会,与老友相聚,有益身体复原。正是在这种哈姆雷特式的困境之下,陈水扁北上参加餐会,但不到餐会现场,却是在会场旁的包厢与友人见面,于是一场“混水摸鱼”、 “大家装傻”的会晤就此收场。陈水扁支持者展现实力向蔡英文政府施压,蔡英文则采取“锯箭法”,既遵守了法治,又大开方便的巧门,各自鸣金收兵。

  蔡英文当然非常理解,一上任如果立即予陈水扁特赦,必然引来泛国民党选民的反弹,在“反扁”的诉求之下,蔡英文甚么事都未做,就陷入“蓝绿恶斗”的泥沼。但是民进党的“有力人士”也把陈水扁当作提款机,比如林佳龙、赖清德、陈菊等直辖市长都参加了餐会,陈菊甚至在议会备询时,主动提出蔡英文应予陈水扁特赦。林、赖、陈都有意“更上层楼”、“进京赶考”,当然要讨好有一定影响力的”扁迷”。反之,蔡英文当家者难,犹如瓦伦达走钢索,特赦陈水扁如同超级烫手蕃薯,能不碰就不碰,尽量冷处理,能拖就往后拖。

  与陈水扁形成对照组的马英九也不甘寂寞,还未卸任不到两个礼拜,即提出赴香港演讲的申请许可。依照台湾法律,涉及国安、军情的人士,卸任后的三年之内,赴国外出访都须主关机关核可,马英九能否出境,决定权又落到蔡英文手上。当陈水扁不被允许参加募款餐会时,“扁迷”大叫:“马英九可以出境,为何陈水扁不能在境内参加餐会?”本来是河水与井水之别,突然之间又成了相互呼应的对照组。

  马英九甫卸任即提出出境申请,当然有他的政治考虑:一、陈水扁甫卸任总统,即被实施出境管制,其后被约谈、收押、审判,殷鉴不远。二、马英九选择香港做为出访首站,亦是培养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延续“习马会”的思维,展现卸任后的政治能量,营造“深蓝教主”、 “红顶商人”形象,继连战之后穿梭两岸之间。三、马英九透过不断的出访,万一有官司被“追杀”,亦可“外销转内销”,运用国外舆论力量,避免陈水扁卸任后的孤立状态。

  站在蔡英文的立场,如何处理马英九的出境问题也非常棘手。虽然马英九迄今仍未被出境管制,但目前经清理以后,马英九仍有二十四个案待审,控诉人都提出境管制,只是法院未做最后定夺。马英九如果不断频繁出境,甚至到中国大陆访问,“挟中制蔡”,对蔡英文的两岸论述提出批判;其中尤以卸任前马英九不断扮演“后座驾驶”,要求蔡英文接受“九二共识”,将对蔡英文造成困扰。另外,“扁迷”要求特赦陈水扁的声音越大,对要求“境管”马英九的压力就越大;正如杠杆作用,陈、马两人的处境本来是径渭分明,一是香蕉一是苹果,如今却又纠葛在一起。

  蔡英文是台湾史上第一位女性国家领导人,又是民进党二度执政,她自然首要关切是两岸、外交、国防问题。五月二十日上任之后,她马不停蹄巡视军队、宪兵、警察单位,对北京当局释放“可以预测、可延续性”的两岸诉求,六月下旬将出访巴拿马、巴拉圭,过境美国洛杉矶、迈阿密,均可看出蔡英文力求稳定的用心。然而,林全行政院内阁却状况不断,桃园机场发生三十七年来未有之淹水,是否重新启用核能电厂问题,包括人民关心的“小确幸”高速公路塞车、收费问题,民意可说极为严格的批评,以致于蔡英文在民进党中常会首度动怒表示行政、立法机关应多做沟通。

  有鉴于台北市长柯文哲以压倒性优势当选,但在一年多以后,民意支持度竟出现“死亡交叉”,不支持者首度超越支持者。究其原因,就是“与小市民争利”,在停车问题、老人年金斤斤计较,即使小巨蛋兴建与否问题也延宕不决,柯文哲对市政的独断强势,更使局处首长如走马灯般频繁换人。“人气王”柯文哲尚且如此快速坠落,之前的陈水扁、马英九何尝不是如此?权力像龙卷风,可以把人高高举起,又重重摔下。

  如同走钢索的瓦伦达,蔡英文必须谨小慎微、艺高胆大,但又要自信十足、注意平衡;又如同工程师墨菲,如果不断的出状况,日积月累下来,就造成负面效应的“墨菲定律”。正如英国“经济学人”所形容,蔡英文上任后没有“蜜月期”,也没有“百日新政”,一上阵就要做出政绩,民意是不会接受敷衍与磋跎了。(台湾作家、政论家  胡忠信)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HOT NEWS
图片新闻 pictures
?

环球新闻时讯 版权所有 企业邮箱:gnt@globalnewstimes.com 
Copyright@2015 Global News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