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流新闻媒体
主页 > 透视神州 > 国 内 >
官员“懒政” 后患不轻
2015-10-25 14:22 来源:环球新闻时讯 浏览:3112
分享到: 更多

1-1510251233002072a.jpg

  新一轮中国改革的总体目标和政策取向,对中国各级党政官员提出了新的要求,要求他们以更大的热情、智慧和精力投入到国家改革建设之中。然而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在经济“新常态”和反腐风暴的双重高压下,一些干部出现了消极、观望情绪,懒政、怠政和不作为现象抬头。民间对这种不作为现象的概括十分形象:“大领导轰油门,中高领导挂空挡,小领导就是不松刹车。”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转变作风、反腐倡廉、信息公开、权力清单等严格限制政府公权力行为的改革举措,在很大程度上封堵了以往权力运行中所存在的利益漏洞,使权力部门可见或不可见的惠利机会大为减少,不希望趟入“金钱浑水”的官员开始选择提前退休,或者是对于审批重大事项或项目存在顾虑。特别是在反腐败高压政策之下,在社会矛盾纷繁复杂的情况下,大量官员抱着一种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少整事”、“别出事”、“别惹事”“我没事”的心理。

  在这样的背景下,过去地方政府拼命向中央要钱,如今钱拿到之后却没有行动。利益漏洞被堵与害怕承担责任导致数万亿的地方财政资金沉睡库中,这无疑使中央“投资保增长”的部署落空,令中国经济下行雪上加霜。据悉,仅2015年,中国政府已收回高达一万亿元的地方闲置财政存量资金。面对地方数万亿花不出去的“闲置”资金,社科院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地方政府懒政、不作为和有钱不花是中国经济减速的首要根源。

  分析懒政现象种种成因,主要表现在:一是政治自信不足,缺乏党性原则,将中共反腐与发展经济对立。中央三令五申,发展是第一要务,中央反腐是为了更好更健康地发展经济,两者并不矛盾。但部分官员对于中国未来发展走向、政策持续性的认知和判断,缺乏政治信心,甚至恶意混淆视听,片面将反腐与发展经济对立起来。二是未来预期不确实,投机者众。官员对于自己未来预期的不确定性,影响其工作的积极性。简单的道理是,一个人如果对于自己参与其中的事情有一个明确的预期,那会使他形成较为明确的态度,并激励他付诸积极行动。过去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不仅形成了相对固化的发展模式,而且也形成了结构化的政商关系模式。这种政商关系使大批官员涉入其中,习以为常,但在今天反腐败“打虎拍蝇”的形势下,却成为自身危机的根源。许多高层主要领导因此被押上法庭,更多的下级主要领导涉案在查,还有更多的大小官员惶惶不可终日。反腐败是关系执政党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中央高举反腐大旗,不断派出巡视组,坚决要把反腐斗争进行到底。随着反腐运动的深入,许多官员已经受到查处,但也有不少官员尚未过关。官员因为反腐败而对自身未来预期不确定,不仅影响自己的工作,也影响所领导的地方或部门。三是政策转型,让一些官员不舒服。思维和行动惯性的形成和政策转型的要求,在短期内会造成官员的迷茫困惑,不知所往,这是部分官员行动迟疑的原因之一。改革开放之初,中央政策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候,也有不少官员产生迷茫困惑;今天,要求经济转型,以改善民生为中心而实行全面改革的时候,也会有不少官员不适应。过去30多年的改革中,政府官员对于自己的任务——想方设法把经济搞上去——形成了明确的认识,对于经济发展的套路——“跑部钱进”,要政策要项目要投资;建立开发区,修路造厂,减免税收,招商引资;开山挖矿,开发资源;圈地造楼,商业地产——已经相当熟悉且形成了高度依赖的“惯性”。现在中央高层释放的政策信息是不惟GDP、结构升级、经济转型、民生发展,中央政策明确限制土地财政,严控楼堂馆所,约束地方债务,禁止环境破坏。一方面设定了种种限制,另一方面要求全面发展,这当然增加了政府施政的难度。实现政策转型并非轻而易举,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探索期。在一种新的经验模式尚未明确成型的情况下,官员不再轻易上马地方“工程”,不再热衷跑马圈地的项目,其表现出来的“不作为”可能是一时“不知如何作为”的反映。

  官员懒政“不作为”并非今天特有的新问题。邓小平在1980年8月18日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一文中提到,中国领导制度存在五条弊端,即:官僚主义、权力过分集中、家长制、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其中干部制度方面的“官僚主义”现象,其实也可以看作是官员懒政“不作为”的另一种表述。这些年,邓小平所批评的领导制度以及干部管理体制方面的问题可能依然存在,只是经济发展的热潮冲淡了问题,或者改变了问题的存在方式,将懒政“不作为”转化为“有钱有为”、“有官有为”。现在,在经济逐渐回归常态、反腐败让原有的政商关系受到极大约束的情况下,冲走了低薪国度官员们的所有利益这个问题又逐渐凸显了出来。

  然而今天的官员“懒政”不作为也有新的变化。围堵中国的TPP战略或将在未来五六年的时间里形成实质性的冲击。当下,中国经济主要靠投资和出口,现在中国经济下滑,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乏力,甚至达到极限,跟官员“懒政”和不作为有着莫大的关联。应当清醒意识到,中国的全方位反腐严重打击了以美国为首的境外势力在中国安插的利益代言人。应当说中国在贸易中存在的问题,过去十年也存在,但并没有被拿来实质性的说事,这次奥巴马TPP谈判为何直言针对中国? 因为过去美国在中国安插了大量利益代言人,只要美国一施压,中国基本乖乖就范,美国要人民币升值,人民币接下来必然升值,等等。现在全面反腐,大量的利益代言人落马,还有大量的利益代言人因为害怕反腐不敢为美国利益代言,美国在中国的利益严重受损。因此,美国加快了遏制中国的步伐和力度。中美走向对抗不可避免,而且无形的经济战争、金融战争已经在上演,尤其是TPP表现得很明显。

  真相非常残酷,发展是第一要务,只有自身发展了才能挫败一切阴谋。眼下,中国必须继续坚持并加大反腐力度,必须找到有效的方式整治官员懒政和不作为,必须忍住阵痛,继续肃清境外势力在中国培植的利益代言人。这群利益代言人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每次经济政策的出发点,最终是为美国利益而出发,而不是为了中国利益出发。同时,中国人,不要因为中国还有一些缺点,就为境外势力遏制中国而津津乐道和幸灾乐祸,中国改革开放才三十年,在国家贸易中没有明显确立自己的比较优势之前,中国不可能一步到位做得很完善。在民族与国家利益面前,所有人都要明白,发展才是硬道理,接下来对于中国的考验才是最严峻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输了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性时间窗口,结局将是悲惨的,而“懒政”、不作为者将背负历史的耻辱与面临后世的唾弃。(本刊记者 魏月童、周习礼)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HOT NEWS
图片新闻 pictures
?

环球新闻时讯 版权所有 企业邮箱:gnt@globalnewstimes.com 
Copyright@2015 Global News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