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流新闻媒体
主页 > 军事观察 >
空天行动自由与国家军事战略
2016-08-12 17:38 来源:环球新闻时讯 浏览:6189
分享到: 更多

  空天行动自由与国家军事战略

  特约评论员  徐勇凌

  1、关于对战略问题的认识

  近100年前,随着一战的结束人们开始怀疑战略的价值,与那时不同的是,今天的人们似乎特别乐意提及战略这个词,哪怕他所说的事情与战略并无直接关联。

  战略是关于军事博弈的艺术,它当然可以延伸到非军事领域,比如商战,但需要指出的是战略是对手间的博弈,没有对手就无所谓战略。我们现在一般意义上的战略其实是一种规划,即宏观长远的计划,但这显然与战略无关。有些人把战略看成是一种理念,或者把战略当成一种未来状态的描述,但理念与状态不是战略,战略是一种目标,和达成这种目标的行动方略。说得更准确些战略是关于行动的思想,任何不能付诸实施的理念与愿景都不是战略,从这个意义上讲行动才是战略的本质所在。

  战略其实是一个相对宽泛的概念,它应当包括战略判断、战略目标和行动方略,这是战略决策层面的东西,也是战略的核心内容。但从战略实施的角度看,战略的内容就更加广阔,战略的实施需要战略资源、战略同盟、战略工具、战略力量,而具体到行动层面战略又涉及到军事存在、行动自由和战略话语。

1-160Q21H939395.jpg

朝鲜战争中中国空军李汉第一次击落美军F-84 

  2、“军事存在”、“行动自由”和“战略话语”的基本概念与相互关系

  “军事存在”是战略实施的基础,也是战略追求的目标所在,我们制定军事战略的目的就在于维持或者拓展军事存在的空间,在战略的实际博弈阶段,“军事存在”也是赢得博弈的必要条件,没有军事存在,战略博弈就无从谈起。“行动自由”是彰显军事存在的主要形式,和平时期“行动自由”是战略威慑的核心,而战时“行动自由”又是赢得胜利的关键所在。说道“战略话语”其实不仅仅是指舆论,行动本身有时也是一种话语,就像围棋中的“手谈”,有时无声的行动是最有效的话语,反之,没有行动支撑的恫吓与叫嚣就像一滩“淤泥”没有任何力量也起不到任何效果。

  3、“军事存在”与“行动自由”对于“军事战略”的价值

  对于历史的解读有很多种角度,也有很多方法,因此,准确的切入点就显得尤为重要。从历史的战争案例中,可以读到很多关于军事存在与行动自由的例子,比如二战期间日、美在亚太的空中博弈就是比较经典的战争案例。

  1941年12月7日,日本发动了偷袭珍珠港海空战,美国太平洋舰队遭受重大损失,珍珠港事件也成为美国对日宣战的诱因,从气势上看美国人必须报珍珠港被偷袭的一箭之仇,因为日本的偷袭是不宣而战,从道义上讲是一种卑劣的伎俩,这种卑劣理应受到惩罚。然而,由于美国在西太平洋没有实质性的空中力量的军事存在,而美国在印度和中国西南的空中力量,相对于远在几千里之外的日本本土又显得鞭长莫及,因此美国的空中报复行动的条件并不具备。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人能做的是两件事,其一是逐步建立条件实现在亚太的空中军事存在,其二是尽可能地创造条件实现有限范围的空中行动自由,尤其是第二件事情必须马上做,否则美国在对日作战中的士气就将大打折扣。为此美国空军中校杜利特制定了一份奇特而大胆的空袭计划——“杜利特轰炸”。美国人把陆基轰炸机B-25搬上了航母,1942年4月18日,载有16架B-25的大黄蜂号航母悄悄驶近日本海,航程中被日本战舰发现,原计划靠近日本本土才起飞的B-25只好紧急升空,一场没有归途的轰炸开始了。杜利特轰炸的意义并不在于其轰炸的直接效果,而在于行动所表达的意志与决心,那就是美国人要在太平洋西岸实现空中力量的行动自由,而杜利特轰炸的新闻效应也在中国和太平洋战场蔓延,抗日反法西斯阵营因此群情激奋、斗志昂扬。

  然而,从战略层面我们也要冷静分析杜利特轰炸实际效果不佳的原因,由于当时西太平洋岛屿还在日本的实际控制之下,而中国本土的东部大片地区也在日本的铁蹄之下,抗日力量想要从海上和陆地对日本进行大规模的打击条件依然不具备,其原因就是抗日反法西斯联盟在东亚的空中力量军事存在严重不足。为了弥补这种不足美国人付出了近3年的时间,随着美国在太平洋战场的节节胜利,以及B-29轰炸机在中国西部和印度的集结,美国在亚太的空中军事存在大大增强,对日本空中大规模打击的条件终于具备之时,也是日本军国主义覆灭的开始,随着东京大轰炸的实施和后来的原子弹投放,日本军国主义的疯狂之路终于走到了尽头。

  从二次大战中亚洲和太平洋海空战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出博弈一方要实现空中力量的军事存在是需要有资源基础的,包括装备、人员和基地,军事存在不仅需要有意志与决心,更需要有资源来实现。相对于实现军事存在巨大困难。行动自由更多需要的是决心和意志,在战略上不能等到军事存在的条件完全具备才去彰显行动自由,而应当创造条件努力实现行动自由,因为对于军事战略而言,争夺的就是行动自由,扩大了自己的行动自由,遏制了对手的行动自由,战略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手里,否则就会形成战略上的被动局面。

  4、中国的空中武装力量在国家战略中发挥行动自由的作用

  行动自由是意志与决心的体现,实现行动自由不能等待资源条件完全具备,否则就会在战略上处于被动。1950年6月,朝鲜战争打响,战火迅速蔓延到鸭绿江边,在事关中国国家安全的最高战略利益的突发事件来临之际,毛泽东以一个战略家的敏锐眼光对局势进行了深入的研判,最终做出了出兵朝鲜的重大战略决策。为了实现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的战略目标,中国要有不惜与强敌一搏的勇气。然而,要赢得战争的胜利光有勇气是不够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军为了扩张其在亚洲的战略空间,不惜动用空中和海上力量,在朝鲜半岛掀开了海陆空立体战的序幕,面对西方联军强大的空中力量,如果志愿军没有空中军事存在和行动自由,要想赢得战争是不可能的。其时,共和国人民空军刚刚组建,装备和人员水平都还处于较低的水平,与经过二次大战洗礼的美国空军相比更是处于相对的弱势。然而,军事博弈不仅是资源力量的比拼,更是军队战斗力与意志的较量,人民空军面对强敌没有退缩,而是奋起抗击,年轻的飞行员用稚嫩的翅膀肩负起了保卫祖国和平的重任,1950年底,中国空军投入抗美援朝战斗,1951年1月21日即实现了空战0的突破,大队长李汉一举击伤敌机一架,并在1月29日击落敌机一架,不仅鼓舞了志愿军的士气,也在鸭绿江的两岸宣誓了中国空中力量行动自由的意志与决心,这种大无畏的英雄主义气概和宏阔的战略意志是中国空军的军魂。

  抗美援朝战争最终以和平的方式结束了,中国人民用自己坚强不屈的意志,为自己赢得了来之不易的国家建设的战略机遇期。但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势力,甘愿做美国在亚洲扩张战略的一枚棋子,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不断利用空中力量对大陆进行窜扰,美蒋的这种空中行动其实也是他们显示空中行动自由的一种方式,面对美国先进装备武装起来的美蒋空军,人民空军用行动给予了坚决的反击。无人机、侦察机、空飘气球,各种窜入大陆领空的飞行器纷纷被我人民空军的高炮、地空导弹和战机击落,直至上世纪70年代,美蒋的这种空中窜扰不得不渐渐减少。人民空军用自己的行动自由遏制了敌对势力的侵略企图,军事上的胜利为国家赢得了巨大的战略利益,美国人渐渐认识到崛起中国的巨大力量,不得不对亚太战略作出重大调整,中美因此迎来了关系正常化的新时代。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HOT NEWS
图片新闻 pictures
?

环球新闻时讯 版权所有 企业邮箱:gnt@globalnewstimes.com 
Copyright@2015 Global News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