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流新闻媒体
主页 > 军事观察 >
鼓噪与狂欢——网络虚假民意背后的政商博弈
2016-03-25 15:23 来源:环球新闻时讯 浏览:6655
分享到: 更多

1-160325152ZE45.jpg

微博不同于电视、广播、报刊等传统媒体

  2015年9月21日和10月1日,任志强先生的两篇长微博引发“围观”,一篇是关于共产主义接班人的,另一篇是关于新国家与新政权的。当我在微博中对任的这两篇文章提出异议时,一些任志强观点的支持者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写一篇长微博进行理论反驳,这就是10月4日我的《与任志强先生谈谈政治学》这篇长微博的来由,文章发表后引发了较大范围的网络回应。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今年2月底,针对习总书记在几个国家主要媒体调研中发表的公开讲话,任志强通过微博连续发表针对性言论。任志强因此被网民举报并最终被网信办责令关闭微博账号。关于任志强微博事件的性质,网信办的通报中已经表达得非常明确,由于对任志强微博的持续关注,我对任志强事件的整个过程是比较了解的,我想要探讨的是透过任志强事件的背后更深层次的问题。

  在今天这个价值多元化和舆论相对宽松的时代,不同观点的表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任志强的一些论调毫无疑问代表了一部分人的观点,包括我直接接触到的一些社会人群。我觉得任志强事件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观点的表达和表达的观点,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什么我们会从微博平台中,感受到一些与真实社会平台不尽相同的民意倾向。

  2013年前后,一些针对中国现实的负面评价信息通过微博平台迅速传播,而一些正面信息却被网络抑制、削弱甚至围攻,其典型案例是针对2014年春晚女歌手王芳的“英雄赞歌”的口水战和恶意的人身攻击,难道歌唱英雄有错吗?王芳的节目在我们身边的人群中受到普遍的好评,为什么在网络微博平台中这样的好节目会遭受不堪入耳的恶语攻击呢?

  我从2011年底开始开微博,到今年3月共发送和转发了近5000条微博,在我4年多的微博经历中,对微博的认识也是不断加深的。开始我与很多网民一样,认为微博不同于电视、广播、报刊等传统媒体,它的信息发布不受媒体选择与控制,具有自主性、独立性和公平性,但随着对微博的进一步了解我发现:尽管作为微博发布个体大家发布信息的权利是均等的,但不同微博的受关注度是截然不同的。根据传播学原理,信息传播的效果与关注人群的数量直接相关,因此,如何吸引受众的眼球成为信息传播的关键所在。

  微博作为一个短信息发布平台就像一个戏曲折子戏或是小品,其吸引眼球的效果不像传统大戏那样更多的决定于作品的整体内容和艺术质量,戏谑和爆炸性或许更能吸引眼球,这激发了一部分人的审丑取向,结果越是出格的言论越能吸引眼球。再有,受众对信息的关注分为主动关注和随机关注,主动关注主要是对于自己喜好的人或话题的选择性关注,而随机关注则具有一定的从众性和猎奇性,这种非理性的受众心理很容易被传播者利用,从而引发对于特殊话题的大量关注,2015年7月17日的优衣库不雅视频被刷屏就是一个典型案例。任志强等一些网络红人,正是利用了微博等自媒体平台的这些特点,用“秀底线不怕事儿大”的鲁莽和狡黠,制造了一个个预谋已久的热门话题,并通过这个方式不断扩大自身网络影响力。作为一个非娱乐界的商业精英,任志强3000多万粉丝的数量可谓“出类拔萃”,这种超量的关注度可以通过粉丝的传播力,把发布者的个人信息迅速放大,从而制造虚假的网络民意,形成巨大的传播力和影响力。

  信息发布者个人影响力只是网络舆情导向的一个方面,作为微博、微信等信息发布平台,所有的信息其实都是经过一双无形的手编辑的,比如说微博主页,比如说著名公共号,以及一些由资本推送的非个人微博,编辑者可以通过信息排序、信息重复发布、多平台轮番发布等手段吸引受众的随机关注度,从而引发广泛的共同关注,这种营销模式成本不高却能在短时间内将一个话题迅速激活。另外个人微博和微信还可以通过好友捆绑、特别是大V间互相捆绑的方式形成团队效应,2013年前后秦火火、立二拆四等微博信息的迅速传播,就是由几个著名大V有意推送而迅速蹿红的。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HOT NEWS
图片新闻 pictures
?

环球新闻时讯 版权所有 企业邮箱:gnt@globalnewstimes.com 
Copyright@2015 Global News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