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流新闻媒体
主页 > 环球聚焦 >
中国发布2021年第1号留学预警,澳政府叫嚣:虚假新闻 印高官:如果中国越界了10次,印度至少
2021-02-08 10:20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浏览:98
分享到: 更多

5日,中国教育部发布了2021年第一号留学预警,称由于澳大利亚多地连续发生中国留学人员遭遇袭击的恶性事件,对中国在澳留学人员的人身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再加上全球目前新冠疫情形势仍然严峻,建议广大留学人员充分做好安全风险评估,谨慎选择赴澳或返澳学习。

然而,这一预警消息却引起了澳方的不满。澳大利亚政府甚至宣称这是中国散布的“虚假新闻”。

但事实对澳方来说却颇为打脸。

说中方散布“假消息”,并坚称澳大利亚是全世界对留学生“最安全和最欢迎”的国家之一的,是该国的教育部长阿兰·塔吉(Alan Tudge)。

根据《澳大利亚人报》的报道,塔吉是在周五中国教育部发布了针对澳大利亚留学生的预警后,跳出来对中国进行这一指控的。他还说澳大利亚“不容忍种族主义,也不容忍暴力”,“比许多其他国家在这方面的要求都高”。

   

然而,事实对澳方却颇为打脸。实际上,当耿直哥只是简单地在谷歌英文搜索引擎上输入了“澳大利亚”、“种族主义”和“疫情”这三个关键词后,便看到了大量与澳大利亚政府的说法截然相反的报道,而且这些报道不仅都是近半年内的,更来自于澳大利亚本国的媒体及其他英美媒体。

   

比如,澳大利亚官办的SBS新闻网在去年7月的一篇报道就使用了“报告显示在新冠疫情期间澳大利亚存在着惊人的反亚裔种族主义”这一极为惊悚的标题,报道了该国一个亚裔组织发布的关于该国种族主义问题的报告。

该网站还在报道中贴出了一个居住在墨尔本的华人家庭遭到死亡威胁的照片,家中车库的门上被人涂上了“中国去死”这样的内容。

   

而同样报道了该报告的英国《卫报》则更加直接地在报道中给出了其中一个让人确实很震惊的数据:去年4月到6月这短短两个月里,澳大利亚的亚裔民众上报了377起种族歧视事件,这相当于每周就会发生47起……

   

但这样的情况之后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好转。

澳大利亚另一家官办媒体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去年11月一篇报道就显示,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一项针对3000多名亚裔民众的调查发现,竟有高达84.5%的人在疫情期间(去年1月到10月间)遭到过种族主义歧视。

   

根据记者的了解,中国教育部此次之所以会出台这个针对澳大利亚的留学预警,正是因为在过去1年里,不少在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国留学生在该国遭到的种族歧视和暴力事件,也都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与上述这些澳大利亚媒体所报道的情况高度吻合。

例如,仅在今年1月初,就有三名中国留学生先后遭到无端的辱骂和暴力袭击,重者甚至要住院医治。澳大利亚本地中文媒体《今日悉尼》就报道了其中一起事件,称一位名叫Cindy的中国女留学生在悉尼一处火车站附近无端遭到6名本地青年的辱骂,骂她“滚开!亚洲人”,而当她质问对方为何这样做时还遭到了对方的暴力殴打。

   4a583c68be9f5d520024b9a52c348d29_FC2FFABEECB947A8F2B2B29D0767C7D83655BF13_size36_w787_h280.png

此外,在去年5月、6月、7月、8月和12月,也都有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反映遭到过不同程度的种族主义对待。尤其是去年6月30日时,一位在澳大利亚读博士的公派留学生就控诉说,他的女儿在澳大利亚的校园里竟被人骂做“中国病毒”,可不论是校方还是警方的态度都颇为敷衍。

所以,不知道澳大利亚的那位教育部长是怎么有脸说出澳大利亚对留学生“最安全最欢迎”、中国在“造谣”这样的话的,他是当中国人傻么?!

不仅如此,他口中的所谓的“澳大利亚不容忍种族主义”的说法也并不符实。

这是因为,占澳大利亚全国纸媒70%发行量的澳大利亚新闻集团自新冠疫情以来,就在不断散布各种关于新冠病毒来源的假新闻,包括与美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联合报纸的一个宣称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实验室“制造”出来的恶劣谣言,这些虚假新闻也是导致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华人乃至更广泛的亚裔群体会被种族主义针对的一大主因。

   

(图为英国《卫报》去年5月发布的一篇揭露澳大利亚新闻集团编造假新闻,谎称新冠病毒是中国武汉病毒所制造的报道)

可截至目前,这个由西方右翼保守派媒体大亨默多克控制的大型新闻集团,并没有因为其在疫情中屡屡煽动种族主义的言论而遭到法律的惩罚,付出任何其应负的代价——尽管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去年底发起了呼吁澳大利亚政府调查这个恶臭的媒体集团的网络请愿活动,并在去年11月时就已经获得了超过50万人的支持。

   

但有问题的不仅仅是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根据耿直哥的了解和观察,其他一些澳大利亚媒体在报道中国人对于澳大利亚种族问题的控诉时,也往往会耍弄“双重标准”。

这些媒体虽然会报道和承认澳大利亚国内存在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可当同样是受害者的在澳中国人找到中国政府投诉此事,希望他们的政府为他们出面维权和谴责澳大利亚政府的不作为时,以及当中国政府为此而批判澳大利亚政府的时候,这些媒体却会拿出另一幅面孔,宣称中国人控诉澳大利亚肯定是出于某种“政治阴谋”。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就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这家澳大利亚官办媒体在其不涉及中国的报道中,往往会承认澳大利亚存在针对亚裔和外国留学生的种族主义问题,可一旦涉及到中国,这家澳大利亚媒体就会立刻转换口风,找来那些宣称澳大利亚“不存在种族主义”或“这都是中国的政治炒作”的人进行采访。

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这些澳大利亚媒体的驻华和报道中国话题的记者对中国存在着严重的意识形态偏见,还是那本质上是一种包裹着意识形态的种族主义,亦或是这些记者为了获得某种人生的“存在感”或职场上的“成就感”而故意歪曲中国,但如果他们仍然坚持要把此次中国教育部发布的留学预警写成是某种“阴谋”的话,我倒是想主动给他们“喂个料”。

什么料呢?从一些留学教育专家处了解,其实澳大利亚的留学产业因为近些年只顾着从中国学生身上捞钱,所以不断放低入学和毕业门槛,不仅导致校园里充斥着大量中国学生,失去了在国外留学的那种学习当地语言和文化的环境,而且还导致留学生的竞争力不断下降。这些专家还透露,中国教育部对此事也颇为关注。

不过,这可不是这些专家胡乱说的,而是都有澳方自己的研究证明过的。比如悉尼大学商学院亚洲研究工作组2020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澳大利亚大学、国际学生与中国》指出澳高校不少专业的课堂授课和交流甚至直接以中文进行,一些留学生甚至可以在不使用英语进行交流的情况下完成商科学位。这与澳高等教育所倡导的浸入式文化体验的理念完全是背道相驰。

   

而澳大利亚智库“独立研究中心”(Centre for Independent Studies)2019的一份名为《中国留学生增长及其对澳大学的风险》则指出,中国留学生不仅大量聚集在澳大利亚最拿得出手的8所院校里(招收了全澳58%的中国留学生),而且中国留学生更是占到这些院校国际学生总数的60%。同时,中国留学生选择的专业过于集中,多所澳大利亚高校商科专业硕士层次的学生中约67%以上是国际学生,其中大部分是中国留学生。

   

前述悉尼大学商学院那份2020年的研究报告也指出,澳大利亚不少高校的一些热门专业存在明显的中国留学生扎堆现象,比例高达50%以上,并指出这与澳大利亚高校招收中国学生的标准过于宽松有关,并称这会导致相当数量的中国学生的学业成绩和职业竞争力达不到标准。

换言之,如果澳大利亚媒体想要“内幕”的话,这就是“内幕”:不是中国在打击报复你们对我们的屡屡冒犯,而是你们自己都承认你们的国际教育水平越来越水了,所以我们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只为了混文凭就去给你们送钱,那会耽误了他们的未来,让他们学无所成的。


印度高官这是在炫耀,还是在公开承认是印方挑起了中印边境争端?

“我向你们保证,如果中国越界了10次,我们肯定至少越界过50次。”据《印度教徒报》报道,当地时间2月7日,印度负责道路运输和高速公路的国务部长V.K.辛格在马杜赖接受媒体采访时略带“炫耀”意味地宣称,印度在中印边界实际控制线(LAC)上的越界次数比中国多,而印度政府从未对外透露过这一情况。

   

报道称,辛格当时宣称,中印边界未被(正式)划定过。多年来,中国多次在实际控制线上越界,但你们谁也不知道印度越界过多少次,“我向你们保证,如果中国越界10次,我们肯定至少越界过50次。”

   

这是公开承认了?

针对去年的中印边境冲突,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曾表示,造成中印边境紧张局势的起因和真相十分清楚,责任完全在印方。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中国军队完全有决心、有能力、有信心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针对去年的中印边境冲突,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曾表示,造成中印边境紧张局势的起因和真相十分清楚,责任完全在印方。中国的领土一寸也不能丢,中国军队完全有决心、有能力、有信心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尽管说出上面这番话,辛格当天依旧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编造称中国多年来一直在实控线附近扩大领土范围,驻扎军队、在谈判后又将军队部分回撤。他还将去年中印边境冲突事件“甩锅”中国,声称中国在所谓“拉达克东部地区”越界,印方对此进行了警告,“目前,中国正处于压力之下,因为我们正坐在他们不喜欢我们坐着的地方(指实控线)。”他还称,中印边境局势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中国人确实明白,如果出现问题,印度有能力反击。”

此外,辛格继续“炫耀”声称,中国已经意识到了要回击印度不再容易。印度通过封锁中国手机应用程度和抵制中国商品,从经济上打击了中国,“所有这些都会影响到他们”。

但据记者近日了解,印度政府封禁中国手机应用程序以来,受影响最大的是在印华人以及与中国有业务往来的印度人。微信等即时聊天工具、网易邮箱等都必须通过VPN软件“翻墙”才能使用,造成他们与中国国内交流变得非常困难。曾经活跃在TikTok上的印度“网红”则纷纷转战其他本土同类应用程序或美国的YouTube。ClubFactory等在线购物平台的关闭也给很多追求物美价廉的中国产品的印度消费者带来诸多不便。

此外,中印两军1月24日在莫尔多/楚舒勒会晤点中方一侧举行第九轮军长级会谈。双方就中印边界西段实控线地区脱离接触问题坦诚深入交换意见。双方均认为本轮会谈积极务实且具有建设性,进一步增进了双方互信和相互理解。双方同意尽早推动一线部队脱离接触,同意遵照两国领导人重要共识,继续保持对话谈判势头,尽快举行第十轮军长级会谈,共同努力推动降温缓局。双方同意继续采取有效措施,确保一线部队保持克制,稳控西段边境实控线地区的局势,共同维护和平与安宁。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环球聚焦

标签:军事观察

标签:名家论坛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HOT NEWS
图片新闻 pictures
?

环球新闻时讯 版权所有 企业邮箱:gnt@globalnewstimes.com 
Copyright@2015 Global News Times All Rights Reserved.